你好,欢迎来到壹旅程请登录免费注册
我的壹旅程我的订单我的优惠券帮助中心
首页 > 旅游社区 > 旅游攻略 > 吴哥,在暹粒的废墟之上

吴哥,在暹粒的废墟之上

标签:柬埔寨  |  攻略  |  穷游
陈欣蓓2015-05-29

写在出发前

2015年寒假,身边的朋友在期末考,文科生已经准备收拾去旅行了。大学四年的最后一次寒假,打算就这么旅游回家。中国大陆和东南亚是陆路相接的,反正时间多的是,打算不用航空以免模糊地域性空间,想要踏踏实实地一步一步靠近马来西亚。带着这个想法,以及最舒服的一个人的形式,踏上旅途。

从杭州一直到南宁。

再没有第一次一个人出远门的紧张感,又或许是此行的目的地是马来西亚老家,在我的心里这不是一场远行,而是一条归家的路。但是旅行的哲学又岂是仅限与此呢?越往外走,就越是回归人类心中那个家;越是往家里钻,离心中向往地就越远。这是我对远方和家的看法,远离和靠近只是心态的差别。这让我想起顾城的诗《远和近》:

你,

一会看我,

一会看云。

我觉得,

你看我时很远,

你看云时很近。


我的旅行是有音乐和诗歌的。在长途的行车上,旅人都有各自的事情消磨时光。有同伴的游客有自己的方式,独行的游客也有。我喜欢搭配一本书,通常是轻松的书,不是艰涩的不用过多思考的。因为懒惰的旅人不会长时间在书里阅读,可以边读边停歇的书是好选择。耳机里可以播放音乐,但我是个不挑剔的旅人,我没有音乐的品味,我喜欢随机跳出来的一首歌,随便哪首都可以,但碰到我不喜欢的就会切歌。

就这样出发了吧,不要怕遗漏了什么,没有什么是应该要完美的。吵闹的硬座车厢令人无法休息。杭州的阴天在车窗外形成连绵的跑马灯,也不知道为什么,离开一座城市时我从没有碰到过晴天。就这么闭上眼睛,我知道明天的南宁将有不一样的天气。

在南宁待了一个晚上后就出发越南。由北至南穿越了这个长形的国家,我来到了繁华的胡志明市。这时我的旅程进入了第三周。一路向南的温度越来越高,处处表明着我我即将靠近赤道地区。从胡志明到暹粒的车要坐将近大半天的时间,超过十二个小时。这一次旅行我把它看做是“放空的艺术”,左摇右摆的大巴令人无法专心地看书看电视剧,闭上眼睛嘛也睡不着,于是我学会了在车上冥想。闭上眼睛脑筋在转动,越转越慢,越转越慢,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只是感叹自己无聊透顶。

中途转了一次车,再行驶,等天色完全暗了,我开始感受得到旅途中未知的警惕感,这是很爽快的感受,也是我偏好一个人旅行的最大原因。当孤独感上升到最强,无助感放大,我才会意识到自己和自己是在一起的,我只是一个我,而不是和朋友吃饭的我,或者社交打趣时的我,把这些“我”重拾起来,才是圆满。尽管听起来太玄幻不切实际,但却也是我独行上路的追求。

当我再没有语言可以使用,我用手语和我邻座的女孩接了手机拨给订好的旅舍,告诉对方我就快到达暹粒车站。让他们给我发车来接送。

于是在一片漆黑的暹粒大街上,我坐上了一辆后座可以坐四人的tuktuk,开往渐渐有依稀路灯的市中心。

相关推荐

精彩评论

  • 陈欣蓓2015-05-29 13:34
     

    第三天看吴哥,是最令人期待的,行程只有半天,是真正意义上的参观“吴哥窟”也就是Angkor Wat,也就是俗称的小吴哥。奥利和克丽丝丁娜是我的人肉活导航,她们在行前看了好多吴哥窟的资料,包括壁画上较常出现的小仙女还有女神,都能说出名字还有她们的故事背景。吴哥窟里有大片大片保留完整的壁画墙,故事都是有连贯性并且是很热门的。我们三个在一面墙前面可以待半小时到一小时,一面猜测人物(人像和名称对不上),一面猜测故事情节,有时候好心的导游经过会纠正我们的猜测,也有单独的游客会和我们争辩女神的角色,这都是参观吴哥窟最有趣的地方。这些画面都是照相机照不下来,直到现在还存留在我脑海里的记忆。


    这天早晨的4点钟我们就启程出发去等待日出了。在天未亮的冷风中,和我们一样有着惺忪睡眼的游客多了去。各个都在tuktuk上眯着眼睛,而司机们早就整装待发,他们都有经验地穿着长袖外套,在寒风中瑟瑟前行。等我们抹黑来到了看日落的“最佳景点”,才发现一大波人群早就在那里等着。

    克丽丝丁娜打趣说,她高举单反一照相,照到的是一整排的GoPro自拍竿,每一架机器上还闪着白光,不知道是在照日出光还是机器光。无论如何,当第一道光从吴哥寺正上方冒出来,嫣然的暗红色让整个殿堂有着神圣的光芒,仿佛可以看见它背后的历史经历,它曾被遗忘的那些年岁,还有它重获光辉的今天,吸引着无数人前来观望,它依旧坐落在这里,不减不灭。

    这样的感受在所有人争相举起相机的同时在我脑袋里蹦出来,暹粒这座城市一直是被吴哥的名气高高捧起的,我在这座城市里行走,破旧的小型货车,带有辛瓦屋顶的移动式摊贩,还有几乎脱落的街市上的宣传布条,以及市中央的湖水传来的淡淡的腥臭,尽管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是或许是与自己国家的雷同,也或许是审美疲劳作祟,我始终对这里没有好感。吴哥究竟给了这座城市的人们什么,这是我一直以来思考的问题。如果没有吴哥,他们今天的日子会过得怎么样?如果吴哥是在原来已经繁华的大都市被再度发掘,吴哥今天的面貌又是什么样子?或许,抛开吴哥,我们才能真正看见这座城市。但事实是,暹粒永远甩不开吴哥的光环,这点在人类文明进程上永远无法改变。


    歇息的时候,我向摊贩要了一颗蛋,尽管我知道这颗蛋深藏玄机,我还是要了,因为我想尝试并且觉得我会喜欢。这种蛋在越南的路边摊就可以看见了,通常装在竹筐里,而且要一直保持温度,所以筐底下通常会烧火。奥利和克丽丝丁娜早在我之前就已经尝过这种蛋了,但是她们是在黑暗中隐约看见鸭子的雏形,还假装若无其事地咀嚼后吞下肚的,所以这次在光天化日之下看我拨开蛋壳,她们的内心是恐惧的。

    我觉得自己会喜欢这种蛋的滋味所以没有害怕,只是一边剥蛋壳一边享受她们心跳加速的行径。但是咬掉第一口蛋,露出小鸭子的脑头的时候,我还是怔住了,再往下咬,看见鸭子的脸部,然后我就停了下来,不停地深呼吸。奥利发出怨念一样的叫声,仿佛这只小鸭是她的宠物。我拍下了小鸭的这一幕,希望没有吓着你们。

    后来我把这张照片发给我家人,尤其是我妈妈骂了一声:我怎么会生下那么残忍的孩子。我爸爸则是叫我小心胆固醇过高。把这张照片发给朋友,然后就再也没有朋友做了。对于这颗蛋,我将鸭子的头部小心翼翼地折断下来放在一边,然后把其他部位快乐地吃掉了,毫无心理负担,甚至还因为吃到鲜嫩的鸭肉而高兴不已。奥利已经对我翻白眼无数次,并且已经假借看风景忽略我的存在。而我则喝掉一棵椰子解暑。

    在暹粒最大的问题就是热,尤其是参观时不能避免日正当头,这时候的阳光最毒,除了防晒要做好,大量的水是必备的。而这里又便宜又有益处的椰子水最实惠。

    其实在参观吴哥窟建筑群以前,最好像奥利和克丽丝丁娜一样先阅读资料,再不然就在他们兜售的地铺那买一本中英文版本的吴哥窟介绍,要不就像对牛弹琴一样没意思,而且你就是那头牛。再不,对历史实在没有兴趣,认为就算请了导游在旁边跟着解说也不会认真听讲的话,建议还是买一日票吧,只要20美元。用不着去什么大圈小圈,但看个小吴哥就很足够了。等一场吴哥寺的日出,再进殿里看看壁画,就足以令你留下深刻的印象了。


    就在同一个晚上,我们去了暹粒的夜市步行街喝酒吧街,体验这个奇妙的城市带给游客的夜生活。或许路边摆摊的妇女和到处兜售的小孩都已经入睡,年轻的夜对一些游客来说才正要开始。暹粒的昼与夜这样轮回,把游客带来,把岁月送走,几经循环,吴哥文化却在史书里百年如一日。

  • 陈欣蓓2015-05-29 10:17
     

    小圈的吴哥浏览开始了,出发前和奥利还有克丽丝丁娜共进早餐。早餐从西式的法式长棍炸薯条到复合式的炒快熟面再到本土的炒粉干什么的都可以点到,饮料当然是来一杯东南亚咖啡,浓郁又香甜。如此一餐需要2美元左右,三个穷游客从背包里摸出一小张一小张纸钞的模样非常滑稽。当然宽裕一点的游客可以在民宿里用餐,气氛稍微高档一点,更多的餐点供选择,但都大同小异。这个地方大部分的经济来源都归功于旅游业的兴旺,是祸是福不知道,反正就我在暹粒这段时间,也或许都在旅游区活动,鲜少碰到富有当地特色的饮食。如果非得说的话,我觉得就是“复合式”。

    在路上经常可以看到移动式的做法棍的小贩,这种摊贩通常最便宜。

    类似在越南吃到的那种汤面,汤粉,在暹粒也有,而越南鼎鼎大名的咖啡文化自然也就影响了柬埔寨。也因着大量欧美游客的来访,暹粒的饮食文化里出现了西餐。当然这也或许是越南和柬埔寨曾经长时间是法国的殖民地,也就理所当然有了吃法棍的文化。

    特别的是,当地摊贩摆摊卖的食物是有两种价格的,例如路边卖的小串串,类似我们的关东煮,他们是用炸的。给我的报价是三串2元,给当地人自己的价格是三串1元。还有一点,尽管当地人的英语是硬生生被旅游业带起来的,举个例子,tuktuk车司机能用简单的英语介绍吴哥景点,还有提醒游客下车买票,以及注意细节。酒管的掌柜也自然能用英语给住客讲条规。而腼腆的柬埔寨妇女呢,她们则会用数字回答你所有的问题。是的,她们不会和你多谈,你只要指着菜单上的图片告诉她们你要吃的,她们就会给你去做,等到你要离开了对她们挥挥手,她们会过来用英语报数字告诉你多少钱,一笔交易就成了。这点与越南的妇女们非常相似。若要说特色,我会推荐在路边烧烤的鱼和鸡翅。就像图中的一样,摊贩们就地烧烤,很有原始风味,如果你愿意,可以就地坐在她们准备的摊子上一块用餐。奥利和克丽丝丁娜对这件事情极为向往,她们想象不到坐在地上吃饭的感觉,她们这样告诉我:“在我们那儿,我们的餐馆尽量把桌椅做得高高在上,就像在酒吧柜台的那种高高的椅子,而这里,人们能多接近地面就有多接近,到膝盖那么矮的桌子椅子,甚至是直接坐到地上去用餐,这对我们来说,完全无法想象。”但我们终究没有一起尝试坐在地上就餐,因为tuktuk已经掀起一阵风尘疾驰而去,来不及让我们停下来体验当地人的所体验。


    在参观的当儿自然会有一种审美疲劳,这是我两周以上的旅行就会产生的美感上缺陷。但我面对一块土地相似的文化和风景时间长了,对这些东西的兴奋感就会下降。而这一次的审美疲劳来得比较快,我猜测是我快到家了的缘故。其实类似暹粒一大片空旷的森林,一条笔直的马路却人烟稀少,这样的场景在我的家乡是可以看见的。橡树,胡椒树,还有热带花卉,都是从小司空见惯的,远不像到了高原以后桑格花给我带来的兴奋。尤其是当你两天下来连续性地参观同一建筑群的庙宇,加上历史文化知识的稀缺,真的会令人感到疲劳。因此到了一个新的庙宇,我会走进殿堂,挑个窗口,就这样坐在那里,靠在吴哥的石头上,盯着图腾发呆,最常见的就是Apsara(跳舞的精灵)了,她们经常出现在各个角落跳舞,参观吴哥,有的游客也会花钱去看Apsara的舞蹈表演,不失为一种体验方式。

    在庙宇里头有不少当地人向你推售图画,有的是他们亲笔描绘的吴哥,有的是水彩画,也有的是用米纸(rice paper)在吴哥的壁画上刻印下来的图腾,再予以上色,十分有意思,克丽丝丁娜几乎每张都想要买下来,但是问了价格始终没有下手。她说这一路旅行下来已经寄了将近10公斤的纪念品回国了,暂时不在纪念品上花费。


    一天的日落时刻到来了,所有人涌上了巴肯寺的顶端看日落。下面的摊贩都在兜售啤酒,看来边喝啤酒边看日落是个好Idea,所以尽管再穷逼,我们都各自要了一罐啤酒上去了,眼看太阳的颜色越来越红,我们的脚步越来越急,等站到上面去才发现一点意思也没有,就那个角度,太阳落到一定的位置就隐没到另一个建筑背后去了,根本没法看见日落全貌,顶多可以拍到背光的建筑还有散发出来的太阳光。坐等日落的人太多,有的等着等着已经沉沉的睡去,我们仨同时发出笑声,奥利还直接喊了出声:他们到底是有多累?为什么不好好睡觉,跑到巴肯来?

    我们觉得扫兴,决定下去,所以就在巴肯寺边上的石头上坐着,金碧辉煌的太阳光洒落在巴肯寺的顶端,一座石头城竟然看起来就像是铜质的一样闪闪发光。我们照下了这一幕。

    尽管旅行前多看看攻略是好的,但盲目地一并跟从将让你看不见最美的风景。众人皆知的巴肯日落,若是找不到你心目中最好的位置,你就会错失更好的。跟着自己的心旅行,不要丢掉自己的自信,因为你绝对有自己的一套风格。

    看见顶端上的人潮吗,他们的脸上有着金光闪闪的太阳光,在我看来,他们也成了我的一道风景。在等日落的时候,光着脚丫的小孩围着我们卖明信片,其他的不会说,口里就喃喃着“One Dollar,One Dollar”,心里的感受五味陈杂。

  • 陈欣蓓2015-05-26 22:59
     

    哈克斯之家,Hak's House是我在Booking.com订到的最便宜的房间,确切来说是床位,只要3美金,空调房间,六个床位共用一个卫生间。当晚我一推门进去就是几个旅人在对话,他们随意搁得满地都是的行囊散发出跟我很像的气味。我和大家打了声招呼,找到空的位子放下包,目光呆滞地歇了一下:坐了大半天的车终于到了!

    不到十五分钟后,我上铺的两个男生说时间到了,各自下床带好自己的包,看样子像是要离开了。从他们和两外两外女生的谈话知道,他们将要出发到越南西贡,我今早出来过来这的地方,啊,漫长的旅程啊!

    于是房里只剩下我和两个金发碧眼的女孩,我知道我能和她们聊得很好。她们是芬兰来的,辞掉了自己的工作,典型的抛下事业出来旅行的人们。从尼泊尔开始,一直到印度,越南,柬埔寨是她们的第四站,在来到暹粒之前,她们在金边支教一个月。多棒的体验啊,我对她们产生了好感,对方也问起我的旅行,我把每一站大致说了一下。她们一听我是马来西亚的万分惊喜,因为下一站很可能是泰国或者马来西亚。聊着聊着我困得再也无法睁开眼睛,旅人和旅人之间的聊天,聊不上来真是一句话也不说,聊开了怎么样都没法聊完。她们的母语是芬兰语,我的母语也不是英语,我们的交谈很有限,但是都尽量克服了。

    冲了个冷水澡也不嫌凉,暹粒的气候令人浑身湿热,洗干净了就舒服多了,一躺下去就是隔天。因为这是旅行的最后一站,所以特别坦然,特别放松。被光亮得再也睡不着才甘愿起身,对面的芬兰女生还没出门,我问了一问,才知道她们也决定今早去参观吴哥。

    太好了,这对我来说是个好消息。坐tuktuk去吴哥一车是15元,我决定买三日票,如果独自一人自己包车三天就是45美元,想想就心疼,明明tuktuk可以坐4个人。这下找到伴了,我们三个就决定一起出发。更巧的是我们都要买三日票,所以三天下来交通没烦恼。

    游吴哥的方式很多,通票也不同,有的人想要徒步,有的人愿意骑自行车,最多的当然就是包tuktuk啦。三日票要价40元。原来门票需要本人带护照尺寸的头像贴在上面,现在只要当场拍摄扫描直接印在门票上即可,非常方便,票根还是最好的纪念。

    行程的安排也是很重要的,吴哥是一个建筑群,要看的不只是一个庙宇。经典的路线是大圈,小圈,和单一的吴哥寺,也就是鼎鼎大名的AngkorWat的参观。我们达成协议,把路程较长的大圈浏览放在第一天。白天日照时间长,太阳也很猛,所以大约到了中午人们已经昏昏欲睡,有的古迹还不在室内,很容易就中暑。我接近下午2点钟时已经无心参观,待在树下两眼放空。女孩们也靠了过来,说她们想休息了。

    在旅途中最幸运的事莫过于遇到志同道合的同伴,于是我们一起离开的古迹,到附近的摊贩坐下来要了三个椰子,疲惫的感觉一下子全没了。在辛瓦的棚子下,阴凉极了,我们又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聊我们的旅途,聊我们的日常生活,我对她们感兴趣,她们也一样对我说的感兴趣。一个下午悠闲地过去,我们看见了吴哥的日落,大大的,远远的,没有游客争相来看,只有从我们喝椰子的角度看去,那样无人问津的日落悄然发出最后的光芒,并且一步一步往下移动。我们看得出神。

    图中的两个女孩就是我的芬兰同伴,一个叫奥利,一个叫克丽丝丁娜。她们的特点就是爱笑,或许是这样的人,才乐意抛弃工作,展开为期一年的长途旅行吧。她们花费时就和我一样,每一美金都用得斤斤计较。克丽丝丁娜说,这是我们还要维持9个月的家当,不省着花用完了只能露宿街头了。

    当时,我的家教工作中断了。带了两年的小学生和我建立起一定的感情,下个学期小学生要送到补习班上去课后辅导,我和她的家教时段就这样取消了。那是我要开始背包往南的前一天,导致我的旅行莫名其妙蒙上一层薄薄的阴影。但是在路上,遇到的人、事,总是会给你莫大的启发。就像是这样,我因为失去了一份小小的兼职而难过,却有人为了能实现自己的旅行主动地把经营起来的工作辞掉。在世界面前,我们永远是小巫见大巫,平衡好自己的心态,一切都会好起来。

    天黑以前我们乘着tuktuk回到了哈克斯之家,冰凉的冷水澡又洒在我的身上,还能闻得到水里闷闷的气味。柬埔寨是我所游历过相对贫穷的国家,这样的体验对我来说很舒适的,一点也没有不适应。又一个夜晚来临,我的隔壁床上也多了一位姑娘。互道了晚安,又进入了梦乡。

热门目的地
杭州旅游上海旅游北京旅游广州旅游日照旅游大理旅游安康旅游西安旅游苏州旅游安顺旅游金昌旅游铜仁旅游陇南旅游阜阳旅游芜湖旅游斯里兰卡旅游新西兰旅游普吉岛旅游马来西亚旅游韩国旅游加拿大旅游美国旅游泰国旅游新加坡旅游英国旅游
热门旅游线路
【杭州萧山】湘湖亲子帆船、皮划艇体验之旅当地玩乐
【错峰】普吉岛半自由行5晚7日游(2晚国五度假村+0自费+豪华VIP帆船游艇+1天自由活动)半自由行